甲状腺激素对大脑皮层的成熟尤其对胎儿神经系统的发育、分化和功能完善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在胎儿和新生儿期发生甲状腺激素不足时,会导致智力低下、耳聋和呆小症;儿童会导致生长迟缓;成人会导致记忆减退、反应迟钝。因此,妊娠期甲状腺功能对胎儿的发育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与T3比较,T4更能真正表现甲状腺功能

    广义的甲状腺激素包括甲状腺素(T4)、三碘甲腺原氨酸(T3)、反三碘甲腺原氨酸(rT3)、二碘甲腺原氨酸(T2)和一碘甲腺原氨酸(T1)。甲状腺激素在外周血中大部分与甲状腺结合蛋白结合,发挥生理作用的主要是游离T4(FT4)和游离T3(FT3),而T3的活性是T4的3——4倍。血清中所有的T4都是从甲状腺分泌的,而血清中T3只有一小部分(10%——20%)是从甲状腺直接分泌的,绝大多数(80%——90%)是T4在外周转化而来的。严格来说,只有血清T4才能真正表现甲状腺功能,T3不能真正表现甲状腺功能。

    因此,临床化验检查中,最常用的甲状腺激素指标为T3、T4、FT3、FT4,T4、FT4的单位较T3、FT3大。临床中甲状腺激素相关的另一重要的指标是促甲状腺素(TSH),TSH和血液中的甲状腺激素存在一个反馈调节系统,当甲状腺分泌甲状腺激素不足时,会刺激垂体的TSH分泌,升高的TSH刺激甲状腺分泌更多的甲状腺激素;当甲状腺分泌甲状腺激素过多时,会抑制垂体分泌TSH,减少的TSH会减少甲状腺激素分泌,从而达到甲状腺素的调节和稳态。

    甲状腺激素没有种族差异,不同年龄段也无大的差别,只是老年人的T3水平略低,儿童的T3水平略高,在临床上没有太大的意义。值得注意的是,儿童下丘脑-垂体-甲状腺轴之间的反馈还不够成熟,TSH在儿童可以表现偏高,是成人的2——4倍。

    免疫因素可引起甲状腺相关疾病,因此,临床上通过检测甲状腺抗体辅助诊断。甲状腺自身抗体包括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TPOAb),甲状腺球蛋白抗体(TGA),促甲状腺素受体抗体(TRAb)和甲状腺激素抗体(TAb)。TPOAb和TGAb主要用于慢性淋巴细胞性甲状腺炎(也称桥本甲状腺炎)和Graves甲亢(也称毒性弥漫性甲状腺肿)的诊断;TRAb主要用于甲亢的病因学诊断。

    其他临床较为常用的甲状腺指标为甲状腺球蛋白(Tg)和甲状腺素结合球蛋白(TBG)。甲状腺球蛋白测定主要用于对甲状腺乳头状癌和甲状腺滤泡癌术后的追随。甲状腺素结合球蛋白主要在妊娠时测定,因为妊娠期TBG增多,血清总T3也相应增多,结合FT3可辅助明确是否合并甲亢,故临床上一般不作常规测定。

    FT3和FT4为判断为否合并妊娠期甲亢的主要指标

    妊娠期机体基础代谢率增大,甲状腺血运丰富、腺泡增生,甲状腺代偿性增生,而由于血容量增大血液稀释、肾脏滤过大、排碘增多造成“碘饥饿”,因此孕期合理的碘摄入很重要,WHO建议孕期和哺乳期摄碘量250 μg/日。

    妊娠期血清绒毛膜促性腺激素(HCG)与TSH有类似的亚单位,可刺激TT4和TT3释放,使得血清总T4(TT4)和TT3增加,TT4水平是非妊娠时的1.5——2倍,而肝脏生成甲状腺素结合蛋白(TBG)水平是非妊娠时的2——3倍,因此,血清FT4和FT3水平并不增加,FT3和FT4是判断是否合并妊娠期甲亢的主要指标。

    妊娠期生理变化导致母亲甲状腺素的需求增加,碘缺乏及慢甲炎导致相对性的FT4不足,TSH增加,容易出现亚甲减。孕妇TSH不能通过胎盘,甲状腺素可通过,早孕期胎儿自身尚不能合成T4,因此,母体的甲状腺素对胚胎早期的脑发育过程至关重要,推荐的血清TSH水平的正常上限为早孕期2.5 mU/L,中晚孕期3.0 mU/L。

    早孕期胚胎的脑发育依赖于母体的甲状腺激素,动物试验表明孕鼠早孕期甲减生产的幼鼠不可逆的脑发育不良,在人类观察性研究也发现母亲临床甲减常出现不良妊娠结局,妊娠期甲状腺功能筛查应得到充分的重视。

来源:中国社区医师杂志